菲律宾外交部长专访:菲希望在中美之间找到自己的位置
环球网 2019-03-29 11:03:36 浏览量:2159

 

【环球时报报赴菲律宾特派记者 卢长银 于金翠】由于中国和周边国家的共同努力,这两年南海问题得到有效管控,区域合作成为主基调。在此背景下,尽管美国在南海仍频繁搞小动作,却难以掀起太大风浪。南海问题出现这样的转圜,有一个国家的态度非常关键——那就是菲律宾。自从杜特尔特就任菲律宾总统以来,中菲关系有了很大改善。《环球时报》记者近日对菲律宾外交部长特奥多罗·洛钦进行了专访。采访中,洛钦外长的坦率令记者印象深刻,他还提供了多个不同寻常的“视角”,比如“我们最大的担心,不是中美发生冲突,而是中国和美国走到一起”。


“总统知道怎样跟中国打交道对菲律宾好”


环球时报:杜特尔特总统上任以来,中菲关系有了很大改善。您怎么看如今的中菲关系?


洛钦:我经常跟别人说,我们一直和中国有着良好的关系。菲律宾有许多华人,历史上我们两国都遭受过日本的侵略,当然中国遭受的灾难更严重。二战后,美国对中国采取遏制战略,但是菲律宾从来没有参与,因为我们知道遭受长期的屈辱和战争后,中国会重新振作起来。美国在菲律宾的影响力很大。


1967年我在父亲手下当记者的时候,他告诉我,“我们要自己去看中国的真相,而不是听美国人怎么说”。所以,我们去了中国。我们可以说是最早正面报道中国的外国记者,不仅是对菲律宾人,也是向全世界进行报道。那一年中国试爆了第一颗氢弹,我们在中国进行了报道。我们对中国非常支持。


那时候很多国家害怕美国,不愿承认中国,而菲律宾是较早承认中国的国家之一。上世纪80年代马科斯的独裁统治被推翻后,阿基诺夫人成为菲律宾总统,她访问的首批国家就包括中国。她有华人血统,喜欢中国。从那以后我们与中国的关系一直很好,我们关注着中国的经济发展,看你们是怎么摆脱贫穷的。菲律宾有1亿多人口,现在许多人仍然很贫困,我们不知道怎么让他们脱贫。我认为中国在这方面取得了巨大成就,让数亿人摆脱贫困,这一点没有其他国家能做到。总之我们一直对中国很支持。


环球时报:菲律宾有一些人说杜特尔特总统对中国太软了,应该对中国更强硬些。对此,您怎么看?


洛钦:这样批评总统的人,有些是针对南海问题,有些不过是为了削弱总统。杜特尔特总统不应该被人误解,对菲律宾来说,他是一位很强大的总统。他很清楚如何跟中国政府打交道,知道怎样做对菲律宾好。岛礁问题是我们需要面对的问题,我们应想办法看怎么解决它。当然,菲律宾不会承认在我们专属经济区内其他国家的任何主张。


1553828590127481.jpeg


我们认为在法律上这是我们国家的主权。不过,当中方问我中菲两国的合作,如推进共建“一带一路”以及共同开采油气资源是否会因为岛礁争端而受阻时,我回答说:“不会。”岛礁问题解决不了,甚至可能引发冲突。我们总能找到绕开的办法,开展互利合作。中方曾担忧我们对“一带一路”倡议是否会采取合作的态度,有一次中方说,洛钦外长将与中方探讨签署“一带一路”合作谅解备忘录的可能性。我开玩笑说,不,我不会讨论签署合作备忘录的可能性。大家听了有点惊讶,我接着说:“因为我现在就要签署。”这体现了双方的互信和友谊。


环球时报:您刚刚提到菲律宾对中国的意见主要来自南海问题。中菲关系是否会受到美国因素的干扰?


洛钦:美国是菲律宾的唯一军事盟友,这一点不会改变。一个国家的军事盟友必须是距离你很远,但同时又有能力迅速出动力量保护你的强国。因为距离远,它又不能干涉你的内政。对菲律宾来说,这个国家就是美国。


我必须说清楚我们的立场是,南海不是哪一个国家的。我的看法是,中国是一个正在崛起的经济体,中国是美国最好的贸易伙伴。历史上,美国对中国很有感情。许多美国的政治精英群体,他们的家人曾在中国做传教士。现在中美之间有一些误解,但最终,我认为中美之间在贸易问题上会合作,因为这才是对双方都有利的。为此,菲律宾应该提前做准备。我们要坚持我们在南海问题上的权利。同时,在可以实现互利的领域寻求与中国更紧密的合作。所以我们要加入“一带一路”倡议,使我们的经济与世界其他地方联系起来。


“我期望全球变暖,淹没岛礁争议”


环球时报:美国是菲军事盟友,中国是菲最大贸易伙伴,菲律宾将如何平衡它与美国和中国的关系?


洛钦:绝对不是(越来越困难)。前段时间我参加慕尼黑安全会议,德国总理默克尔说,为什么要与中国打贸易战?我们需要借助中国的经济发展。对菲律宾来说也是这样,我们需要与中国合作。主权争端和经济利益,这两个问题是可以分开的,我们对此没有任何疑问。


在新加坡举行的东盟峰会期间,当美国人指责“中国是威胁”的时候,杜特尔特总统回应道:不,我信任中国,我百分之百地信任中国,我相信中国会尊重我们的主权,会尊重所有国家在南海地区的航行自由(中国一贯尊重各国依据国际法在南海享有的航行和飞越自由——编者注),我相信中国会采取正确的做法。杜特尔特总统的意思是他相信中国会做有利于地区稳定的事情。


中国和菲律宾之间,和所有的东南亚国家之间,合作的道路很宽广,我们之间唯一的绊脚石就是那几块“小石头”(争议岛礁)。我确信菲律宾和中国之间还有更大、更重要的事情。有人问我,为什么你不对中国生气?我回答说,我为什么要对中国生气?我从小就学习、研究中国,我看到中国的发展,了解中国的荣辱。这些岛礁成为我们关系的绊脚石是一种巨大浪费,令我遗憾。


我目睹了中国如何努力成为一个伟大的国家。这是中国让我尊敬的地方,我想菲律宾应跟这样的国家建立非常好的关系。我衷心希望岛礁问题有一天能够解决,以尊重彼此国家荣誉的方式,因为未来有太多值得我们合作的领域。


环球时报:那么,您认为有什么好的方案解决争议岛礁问题?


洛钦:我们必须咨询我们的法律专家,不是按照我们自己的法律,而是按照国际法。我们或许能找到一条合作的道路,究竟如何做还要咨询国际法专家。

环球时报:中国希望发展与菲律宾的良好关系,把岛礁之争放到一边,把两国的合作放到主要位置,我们感到杜特尔特政府也有这样的愿望,这种做法在菲律宾是否能够延续下去?


洛钦:南海岛礁问题会消失吗?或许永远不会消失,或许能够解决,或许不会解决,谁知道呢?但是我们没有理由不绕过这一问题去追求互利共赢的合作。我在联合国安理会上表达过我的态度,当时我们正讨论全球变暖和海平面上升问题。每个人都说,这是个灾难。我是唯一一个给出不同意见的人,我说:“我期望海平面上升,有一天能淹没南海上的岛礁,这样我们与中国之间的问题就解决了。”


“担心的不是中美冲突,而是中美走近”


环球时报:如果美国希望菲律宾在美中之间做选择,菲律宾怎么办?


洛钦:菲律宾与美国的军事关系不会改变。虽然美国是我们的盟友,但我们同时能保持与中国的合作。其实我们最大的担心是中国和美国走到一起,这才是我们的担忧。你知道为什么吗?因为从经济逻辑上看,中美是天然的合作伙伴。如果中美愿意走到一起,那我们怎么办呢?


环球时报:您是担心中美走到一起让你们失去发展空间吗?您是否担心中美发生严重冲突呢?


洛钦:我更担心中美接近。对菲律宾和其他东南亚国家来说,中美之间必须要有我们生存的位置。我曾见过美国对中国的热情,这是他们血液中的东西。当洛克菲勒家族拍卖他们收藏的艺术品时,其中就有中国文物。知道为什么吗?他们家族中许多人曾在中国工作,有的当传教士,有的当外交官。


环球时报:但是现在看来,中美走到一起的可能性小于两国发生冲突的可能性。对此,您又怎么看?


洛钦:有些讨论中美会发生冲突的人很无知,有时候他们故意装作无知,因为他们希望中美发生冲突。但是中国很明白,美国也很明白,我们也明白——中美之间重要的是经济合作,两国有许多联系,这是两个巨大的市场。我们希望中美之间有我们的一个位置。


环球时报:总之,对于中菲关系与南海和平,您认为有充分理由保持乐观,是这样吗?


洛钦:是的,我非常乐观。

 

免责申明:文章内容与图片来源于网络,如有侵权,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,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,与大大华人网无关,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,对文本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、文字的真实性、完整性、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和承诺,请读者仅作参考,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。

政府/ 华人/
分享至:
相关推荐
0条评论 登录| 注册
发布
最新评论